三十七

“管他三七二十一。”

雷girl

[雷狮x你]情书01

—复键试水
—我流雷狮

0.

姐姐再回家的时候,将一本厚厚的日记拍在我头上,无视掉我看着她那莫名其妙的眼神,挥挥手打开驾驶室的车门,头也不回地走了。

1.

巴车从弯弯绕绕的小道上爬下来,碎石敲击在车身发出“叮叮当当”的响。

大大小小的各式行李箱堆满过道之间的空隙,花花绿绿一片排开来。

各种各样的零食从座位的这头丢到另一头,穿着迷彩服的军官站在后车门前仅剩下的一点空隙里,看着一只被白色塑料袋包裹好的油乎乎的鸡爪从自己面前飞过,准准落在倒数三排正举起右手试图抓住这只爪子的男孩子脸上。

然后他在周围的同学哄笑开前准确无误的听见了那孩子咬牙切齿的一声“靠”。

为了维护自己身为教官的存在感,他提着嗓子吼了几句类似“再皮下车就给我做平板支撑”这样的话后,车上这群穿着蓝色夏季校服的小鬼头才稍稍安静下来。

姐姐笑着用胳膊肘狠狠怼了下坐在身边的刚刚被一只鸡爪砸得神智不清的家伙,看着他解塑料袋的手被自己这么一撞后直直怼到校服上后笑得更大声。

“许小南你有病吧?”他转过头来用看白痴的眼神瞪了姐姐一眼,而后又回头自顾自继续解着系死的结,一双白净的手被弄得也油乎乎起来。

盯着他的手咂咂嘴,她从脚底的包里摸出背着老妈偷偷藏在夹层的奶糖,放到嘴里“嘎吱嘎吱”地嚼,“我说雷狮,你是怎么做到这么简单的抛投都接不住能砸到脸上的?”

他没理姐姐,只是把鸡爪从好不容易解开的塑料袋里拿出来咬了一口,嚼了嚼后又重新塞回袋子里系上,往前面又抛了回去。

“佩利谁给你的勇气拿这种什么味也没有的鸡爪来砸我脸。”

然后就看见教官跨过几个行李箱投来的目光定定地落在他身上。

姐姐转过头对着窗外发出了嘲笑,笑得整个肩膀一抖一抖的。

农训第一天,雷狮被佩利扔的鸡爪砸了脸,扔回去后被教官发现罚了三分钟的平板支撑。

2.

当时全世界都知道雷狮看上了隔壁班一个长得高高瘦瘦的女孩子,当时却只有我知道姐姐喜欢这个成天吊儿郎当的家伙。

姐姐大我三岁,那时在学校的高中部读高二,和我同校。于是在我偷看她日记被发现后,姐姐揪着我领子,难得凶狠地威胁我要是把这件事说出去,就扣掉我半年的零花钱。

我一向是爱钱如命的人,于是屈于她的威逼利诱后,虽暗自吐槽她怂,但还是为了自己那一百多的零用钱把这事替她瞒了下来。

但我没想到姐姐能硬生生把它瞒到毕业也除我没人发现这码事。

真不知是该感叹我姐她太过怂包还是什么。

高考完的那天我还窝在屋里奋笔疾书备战中考,考完的第二天晚上姐姐回来的很晚,整个人醉醺醺地瘫在沙发上,一个劲儿地把遥控器往沙发垫上砸。

我听到响声从房间里摸出来,入眼便是她七横八竖躺在沙发上耍酒疯的样。

她的手在空中瞎扑腾几下后突然垂下来,一动也不动,就像是溺水的人在水中挣扎着想要浮出水面,却被狠狠扼住了喉咙发不出求救声,被无尽的冰凉的水淹没后放弃挣扎。

我走过去抬起姐姐的一只手,踉跄着把她往屋里拖。我从来没觉得她有这么重过,她整个身子压下来,我几乎是一步一个踉跄,几次都险些栽倒在地。

在我扶着她快走到屋门前的时候,突然感觉肩上一轻,却怎么也走不动了。

我回过头来却看见姐姐就这么站在原地直勾勾盯着我,还拿遥控器的左手正死死按在我肩上不让我走动。我打了寒噤,老实说,我从没见过她这么吓人的样子。

她的劲儿很大,左手手指张开死死钳住我整个肩头,夏天里穿着的单薄衣服隔不开许久没剪过的指甲,指甲用力抠住肉,弄得我的倒吸了口凉气。

“雷狮表白成功了。”她眼神突然又涣散起来,喃喃自语像在说梦话。

tbc

评论(2)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