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药材

[雷狮x你]思春期


点文 3k完

无厘头双向暗恋 或者叫并不像双向暗恋的双向暗恋(。)

我流雷狮

和雷狮的初见是十七岁充斥着柠檬汽水味道的夏天,思绪在一片喧闹中咕噜噜冒着泡。

我是在一片蝉声鼎沸中踩着板子顺着坡道一跃而下的,在空中逐渐舒展身体的一瞬,与柠檬汽水的淡黄全然不同的玫紫色就这么猝不及防撞入眼中,正中靶心。

稳落在地后我倾着身子画了个半弧背过身去,把反戴耍酷的鸭舌帽扶正戴好,右脚撤下狠狠往前一滑绕到了另一面的障碍道去,而后在周边不知是谁的一声口哨中完成了一次差劲的尖翻,滑板整个飞出留下我自己跌坐在地。

一见钟情这种事十有八九都是不靠谱的,一觉到天亮就能随随便便抛在脑后。所以我选择瞪了眼哨声传来的方向,站起来拍拍裤子,一脚重重踩在滑板末端,手抬起来抓住翘起来的另一头转身一路拖着走出了障碍道,坐在一边去看着场地里的滑板们起起落落。

——当然也不忘把刚刚撞入眼里的家伙仔仔细细上下打量一遍。

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样子,穿着一件有用夸张字体写在背后“pirate”字样的白色T恤,没有选择场地里大多数板仔热爱的鸭舌帽,戴在头上的是和他身上炫酷拽pirate字样风格完全相反的,绘有可爱五角星的头巾。

嗯,主要还是人好看。

这样想着我把滑板在脚下左右晃了晃,视线里的家伙正完成了一个跟翻,然后像是发现什么转过身来对着某个方向抬了抬手,接着不知从哪飞来一瓶水从视线里划过一条完美的弧线,而后稳稳落在了他手里。

呼出口气重新站起来,我踩上滑板脚下一蹬迅速溜出了能让这家伙停在我视线里的地方,思绪像是做错什么事一样杂乱无比。

刚刚他抬起手来的时候,我似乎好像也许,看到了衣服被动作扯上去后露出来的少年人的美好肉体。

于是满脑子都是男孩子喝水吞咽时上下滚动的喉结,捏住水瓶宽大有力的手掌,举起手仰头喝水时扯动衣物隐隐约约露出来时精壮身体——嗯,腹肌和人鱼线——还有顺着嘴角流下的水划过下巴和脖颈,最后滴进衣服里……

突然有些口渴,我咂了咂嘴,脚下操纵着滑板跃上滑竿,在摩擦声中试图让自己的思绪转换到去喝点什么上来。

是十七岁该死的思春期。



如果说如何跟男孩子搭话是我人生十七年里迈不过去的坎,那么如何跟长得好看还是自己心动选手的男孩子搭话,大概就是我人生里的珠穆朗玛峰。

于是在雷狮坐到我旁边的时候,我想都不用想都能知道自己的面部扭曲成什么样子,但也只能是任由脑海里某个吵到爆炸声音骂骂咧咧把自己的怂包样数落个遍,自顾自从包里拿出耳机装模作样地戴上盯着屏幕发呆。

然后眼睛就这么不自觉往旁边瞟了,余光里能看见的只有男孩子捏着手机的白皙骨节分明的手,手指是修长的,指甲有认真修剪成圆弧形,手掌要比自己的宽厚,应该是有力温暖的……

我使劲眨了眨眼,打断这往下发展的思绪,头往旁边的车窗处扭去,却听见身边传来说话声。

“我说,我手上是有什么什么东西吗?”透过车窗反射我隐隐约约看到之前一直埋着头小憩的家伙转过来直直盯着我扭过去的后脑,尾音像是带着些愉悦似的上扬,“刚刚面目狰狞盯着看了这么久。”

我在转过头的一瞬当机中把那个答应来参加活动的自己从头骂到脚了一遍,然后在雷狮的嗤笑声中张了张嘴又合上,最后别过头去选择了沉默。

就这样完美错过了搭讪交流的最好机会。

隐隐约约记得,来参加GDS好像是为了赚点奖金把最近种草的一块板面买下来,不过现在倒是像痴女站在人群里一样盯着别人看了好半天,所谓的奖金连个影儿都没见到。

抿了抿唇,我摸到正后方的人群里,在不知哪位仁兄顺着台阶一跃而下后栽进底下反放的一排滑板里,紧跟着顺着坡道冲上去,完成这个难度似乎不小的豚跳。

啊,满脑子都还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在周围呼声中落地的时候我如此想到,眼睛下意识去往人群里捕捉某个家伙的影子。



最终还是如愿以偿买到了那块板面——虽然基本上都是用自己的零用钱添进去买的就是了。去拿板子的那天似乎是个不错的日子,刚刚拎着滑板出来迎面就遇上了捏着瓶果啤的雷狮。

他低头下来打量了下我手里的东西和我——说实话我并不是很喜欢这个能提醒我自己身高的举动——而后莫名其妙的突然笑着开口,“新板啊。”

我愣了愣,然后在大脑“现在要说什么啊”的叫嚣里挤出了一个“嗯”。

啊,尬聊现场。

“我说,”就在我已经快把眉毛拧成麻花的时候,雷狮又不明所以来了一句,“下午有比赛,你跟着一起吧。”

“不去。”

“有奖金和奖品。”

“板子买好了。”

“奖品是VANS的板鞋。”

“……我去。”

接着我听见雷狮再次笑出声来,上前十分自然把我一路提溜回了滑板店里,“坐着等我。”

“哦。”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雷狮应该是来换新轴承的,因为他把滑板拿出来的时候我发现他把轴承的防尘盖拆了——又是一个追求声音的耍酷的家伙。

我沉默着看雷狮和店员交涉的背影,脑子把刚刚他把我拽回店里的所有细节过了一遍,然后弯腰把脸埋在腿间。

今年夏天好热啊。



雷狮所谓的比赛看上去很明显的,比起GDS或者一些正规比赛来讲,更像是板仔们自己凑钱搞出来的自娱自乐。于是挤在一堆本就相互认识的小子里的我就显得格外显眼——我甚至开始后悔今天出门的时候为什么穿了一件嫩粉色的衣服。

有没有人上来搭话我已经完全不记得了,只是在慌张中下意识地缩到了雷狮身后,这个时候又突然庆幸他比我高太多了,可以把我完完全全遮住,完全不用去想着怎么把这人生里的一道一道坎迈过去。

……所以我究竟是为什么又做出这种傻缺决定,就为了那一双鞋吗,我现在走人还来得及吗。

“跟紧了,”身前传来声音,是雷狮低低的带着笑意的说话声,“不想被这群混球围观的话。”

“靠。” 我压着声音骂了一声,冲天空翻了一个漂亮的白眼,然后还是只能埋着头跟在他后面。

只要没人来搭话就万事大吉。这样想着放松下些许心情,看着场地里踩在滑板上的家伙们小小吹了声口哨。



带着些叛逆意味的十七岁。

喜欢宽大一点的衣服,喜欢柠黄和可爱的玩偶,踩着滑板剪着利落的短发,最擅长的动作是尖翻,爱好是和父母顶嘴和唱反调。人际关系平平,人生目前最大难题是和男孩子搭话。

是处于思春期的普通少女。

操纵着脚下的滑板顺着坡道滑动跳跃着,我看着远处的台阶尽头思考了下,最终选择脚下用力往前一滑站好站位,而后进行了常规的右脚打板左脚刷板的豚跳动作一跃而下。

似乎很完美了,无视掉我右脚放飞自我玩脱了以外。

具体我有没有用想象中稍稍好看一些的姿势摔下来,又是什么样的痛感我已经回忆不起来,还能想起来的,只是在空中短暂失去平衡的一瞬中发自内心的感慨叹息。

啊,到手的鞋飞了。

“别这么沮丧嘛,反正没失误你也一样拿不到鞋啊。”看着皱眉拎着滑板走回来的我,雷狮挑了挑眉带着些嘲笑地开口。

我走到他面前,抬头看着那双漂亮的紫色眼睛沉默了片刻,举起空着的右手对他竖起中指,表达我此刻糟糕透顶的心情。

接着就听见雷狮咧开嘴轻笑了声,我有些不满地挑起眉毛盯着他,发现这家伙的目光早就跨过我跃到场地那边去了,手随随便便揣在兜里,眯着眼懒洋洋打量的样子像极了刚睡足的猫。

啊,这男人居然该死的好看。



我想我应该知道这家伙嘲笑我时那种自信劲儿是从哪来的了。

面前的男孩子随手把鞋盒扔在桌面上,脚翘到桌子上有一搭没一搭翻着菜单,手里晃着的不再是白天捏着的可以当汽水喝的果啤,取而代之的是货真价实的啤酒。

晚间的大排档的热闹程度自然不用多说,在不绝于耳的嘈杂声中,我听见把终于把脚放下来的雷狮突然开口道,“怎么,一脸不爽的表情,不服?”

“没。”

“想要就来抢啊。”

我把见底的柠檬汽水易拉罐捏瘪,随手往垃圾桶的方向一抛,而后就见破破烂烂的金属容器在桶边跌跌撞撞几下后落了进去。心情稍好转的挑眉吹了声口哨,我把目光转向面前似笑非笑的家伙,顺带举起手往自己头顶平平划拉几下,示意自己令人窒息的身高,“抢不过。”

“白给你呢。”声音里带着笑意。

“……无功不受禄。”

“嗯……”这家伙撑着头似乎陷入了思考,无视上扬的嘴角的话。很快的,雷狮突然站起身来,在我有些警惕的目光中,一手拿着盒子一手撑着桌子倾下身来。

唇上传来的是温润的触感,只是一瞬的,接着是怀里突然多出来的鞋盒和雷狮带着些恶意的笑。

“收不收随你,反正报酬我已经拿走了。”

是充斥着柠檬汽水味道夏天,思绪在一片喧闹中冒着泡,任由一抹浓重的玫紫沾染淡淡柠黄。

是十七岁该死的思春期。

fin.

抓着十月的尾巴把这篇肝完辽 不然一个月一篇文的产出 我实在是 嗯

点文写完我就可以磨磨唧唧去磨原创辽

这篇没啥想说的( 基本就算是个长一点的无脑爽文

溜了

评论(7)
热度(153)
三七
垃圾堆积场
© 不是药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