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药材

[雷狮x你]情书03

—我流雷狮

前文
情书01
情书02

6.

我不知道姐姐是怎么喜欢上那个混蛋小子的,我只知道她这场暗恋并不算轰轰烈烈,但的确输得丢盔弃甲落荒而逃。

看她现在这幅颓废样子就知道了,每天捧着手柄窝在电视电脑前,不是打恐怖游戏就是看各种主播的智障游戏实况,有一段时间甚至看起了她曾经最嗤之以鼻的韩剧。每天像个神经病一样,一会大叫一会笑得脸贴到地上去,要不然就是一把鼻滴一把泪,家里的抽纸在那段时间用完的速度不是一般的快。

有的时候还会像脑子抽风了一样去楼下的超市买一提啤酒回来,喝个烂醉就趴在我身上打着酒嗝骂骂咧咧数落雷狮。

“你他妈清醒一点,失个恋不是要死人,再说怪谁啊,自己是个怂包跟我在这里叽叽歪歪,妈的烦死……”说着我把死死缠在身上的家伙推下去,任着她在身后打滚撒泼,自己从衣帽架上随便拿了顶遮阳帽出了门。

姐姐最后是怎么熬过那段日子的,又是怎么收拾好心情和行李去别的城市继续过日子上大学的,这些我一概不知,全然只当是她已经打算开始新的生活。

姐姐走的第二个月,家里收到了一封给她的信,署名是雷狮,落款时间是去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7.

姐姐说她对雷狮的喜欢源于高二那年的平安夜上。

没什么特别的原因, 站在舞台上抱着吉他的男孩子很帅,拉着她溜出学校时翻墙的样子很帅,喝酒的时候也好看得不得了。

“颜即正义。”我曾经十分不屑地对她心动的理由表示鄙夷,姐姐只是笑着抬手给我后脑勺来了一下。

我不知道的是雷狮那天抱着吉他唱的歌是姐姐选的,溜出学校的建议是姐姐提的,喝酒的不是雷狮而是姐姐。

姐姐原本想着的是趁着自己酩酊大醉把该说的都说出来,不论成败与否,都能用酒后胡话糊弄过去。可话的确是就这么卡在嗓子眼里了,她除了一口口灌酒什么也做不了,只能是任着视线里雷狮的脸模糊起来,然后在吵闹的夜市里发出一声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泣音。

那是姐姐第一次真正动想要告白的念头,也是最后一次。

胆小鬼是不配拥有爱情的。

8.

署名为雷狮的信件被陆陆续续寄来了,平均每周一封,落款时间也是每次往去年平安夜推后一星期。每个周五从学校回来,我都可以替姐姐接到样子完全不同信封。

我没有擅自拆开翻看过这些信,自然也不知道内容是些什么,只是在和姐姐的通话中说出后,收到了来自姐姐长久的沉默,而后她哑着声音让我把那些信封放进她原来装日记本的抽屉,此后再未提及过关于那些信的事。

信件还是这么一封接一封送往信箱里,空荡荡的抽屉被各式各样的信封塞得满满的。而当我就要为怎么放剩下多出来的信发愁时,我却再没有收到任何雷狮给姐姐信件。

最后一封信的落款时间是姐姐高考那年的四月末, 此后再就在没有信封被塞进我家的信箱里。

我其实已经摸到了事情的一些轮廓, 但在能实打实确定前,还是决定等姐姐亲自告诉我。

我内心总是这么隐隐期待着,那个总是在原地打转的胆小鬼能稍稍往前迈一步,一步就好,一步也许一切就来得及了。

tbc.

明天把埋的坑填上完结吧(。

评论(2)
热度(35)
三七
垃圾堆积场
© 不是药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