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药材

[雷狮x你]氪就改命

点文 抢婚  3k完

是真的沙雕产物 有为了迎合沙雕剧情的ooc 谨慎食用

南昭昭流雷狮




 

 

 

00

 

 

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锤爆雷狮的头。

 

 

01



当雷狮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把他所谓“花了三天三夜排到”的某网游共研服账号递给我时,我就应该知道这家伙绝对又在背后搞什么小九九了。




但是天地良心,我这么一个单纯善良心怀慈悲的人,怎么能为了一个有些鬼畜到可怕的笑容去怀疑两人这么多年的交情呢。



 

于是我用一种“哦我的上帝真是太感谢你了”的表情和语气接过账号,就差给他表演一个原地升天在线痛哭流涕,真是要多真诚有多真诚。

 



……个屁。

 



看着面前肝了两天两夜的抽卡全部以绿装N卡告终后,我“啪”地推开房间门以八百米冲刺的速度冲上去逮住又双叒叕来我家蹭饭的雷狮的衣领。

 



“请你解释一下为什么我肝了两天两夜了连个蓝装都搞不到。”

 



“搞不到就氪金啊。”

 



……对哦。

 



02

 

 

你知道面对一片绿油油的背包装备栏是什么感觉吗。简直就像这破游戏把你绿了一样带感,分分钟可以掀桌而起暴躁老哥上身手撕渣男。

 



于是在颤抖着双手氪金后发现爆出蓝装都觉得是如此的耀眼夺目,感动得泪流满面。

 



最后当我无比艰难凑齐一套蓝装昂首挺胸大步踏出新手村的时候,一片闪亮亮的紫装就这么扑面而来闪瞎了眼,泪流满面,泪流满面。

 



“噗。”雷狮这天杀的双手撑在我椅子的靠背上看着电脑屏幕里这惨绝人寰的一幕毫不掩饰地笑出了声。

 

“笑个锤子啊你笑。” 我把耳机摘下来往桌上一扔,自暴自弃一样头往后一靠枕上他的手,突然又想起什么眼睛里闪着光开口叫他,“雷爸爸!”

 



“嗯?” 他低下头来看我,应该是昨天又通宵打游戏去了,声音隐隐透出疲态。

 



“我想要这个!” 我抬手一指屏幕上某玩家背后的龙翼装饰物,瞬间一改之前暴躁老哥面孔只想去抱雷狮的大腿,“雷爸爸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 

 



他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声音里带着笑意地开口道:“对啊。”

 



“而且我还知道这个龙翼会在下次更新的时候大幅更改,增加的属性会大幅提高,搭配你这个职业倒是合适,能够增加暴击率,还有下次更新出现的新角色和自主剧情……”

 



“……你咋知道这么多内幕啊我都不知道。”




“不服别问啊。”雷狮伸出一只手开始对我的脸发起进攻,造成了变形的负面效果,“总之,我保证你有了这个龙翼就能出任CEO赢取雷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你等等……什么富美?”我拽住雷狮的在我脸上胡搞八搞的手,发出了来自智商的拷问。

 



“你还想不想知道怎么搞到龙翼了?”他俯下身直勾勾盯着我的眼睛,发出了来自灵魂的拷问。

 



“……雷爸爸大发慈悲告诉我趴。”

 



雷狮听我可怜兮兮说完后勾起嘴角邪魅一笑,“氪金啊。”

 



甘霖凉。

 

 



03

 

 

所以当从某公会不知名好友得知那个龙翼是可以通过击杀巨龙得来的时候,我十分友好地问候了雷狮的祖宗十八代,然后拎着房间里的毛绒锤子试图把正坐在沙发上啃泡面的雷狮爆头。

 



“你不是说只有氪金才有的吗。”

 



“以你的弱鸡水平打不打得过龙你自己心里没有点abcd数吗。” 

 



如果是平常的话我的反应应该是一拍大腿表示对哦好像是这么回事,但是在被雷狮连坑两次的情况下,我选择举起锤子面带笑容和颜悦色哐地敲在他脑袋上。




“对不起我心里还就没有点abcd数了。” 

 



说完我扔下锤子潇洒走回房间,拎着我花重金氪来的蓝装法杖冲进副本试图与巨龙一较高下。

 



不过最后的结果很显而易见。以被那该死的龙吊打然后人品极差爆出两件装备为结局,我气得直接把耳机摘下来狠狠砸在地上,然后又心疼地捡起来擦擦摸摸。

 



当第三十七次被那只死龙吊打秒杀后,我果断选择了拔线。这回可好玩了,龙翼没拿到,一身呕心沥血搞来的蓝装也全爆完了。抽卡打装备的时候怎么没见这破游戏有这个爆率?

 



人间不值得。

 





 

 

雷狮口头提到的所谓自主剧情模式很快就更新上线了,在自己“雷爸爸精明”“雷爸爸料事如神”的高呼中,我很快把那三十七次血的教训抛在脑后,乐呵呵拎着武器又跑进副本里去了。

 



都能自主剧情了,那套套近乎拍拍马屁龙翼也就要到了吧。只要对龙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呵,穷鬼。”耳机里传来一声面前龙不屑的响鼻,接着副本的对话框里突然跳出了这么一行字,明晃晃的,还用了最大字号,加粗。

 



“这破游戏怎么还带骂人的???”我第一时间表示了震惊。

 



“呵,弱鸡。”这回不仅大写加粗,还tm的用了红色字体。

 



“诶你再这样小心我把你做成叫花龙啊。”

 



“呵,人类。”说着就一个开大把我轰出副本直接死回城。

 



……潸然泪下,我又爆了一件装备出去。

 



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锤爆安利我这个破游戏的雷狮的狗头。

 



 

04

 

 

“雷狮,我严重怀疑你和开发游戏的有一腿。”我严肃的再次把锤子砸在雷狮脑袋上,声音里带着无比的悲凉,“你是不是背着我坑我钱给我找妈了。”

 



“是啊。” 他毫不犹豫地打开我屯起来的最后一瓶肥宅快乐水,喝了一口后慢悠悠答道。

 



“所以说我妈是个搞游戏的?” 我把锤子拿下来坐在他旁边巴巴地看着他。

 



“你的脑子是拿去喂佩利了吗?” 雷狮斜着看了我一眼,抬起手把我头发揉成鸡窝,“整条街的智商都要被你拉低了。”

 



“……那容我聪明的推理一番”我拍下他的手把自己的毛胡乱理了两下,“我妈她是个搞游戏的程序员,这点肯定没错。”

 



“而且她显然不会搞游戏,做出来的什么垃圾中奖率堪比隔壁某易,也亏得你情深深雨蒙蒙帮她推销,感动天感动地,可喜可贺可喜可贺。都做到这个份上了她要是还敢渣女上身把你甩了,我一定第一个拎着锤子爆她头。”

 



说着我就义愤填膺举起锤子十分凶狠地挥舞了几下,期间还十分不小心地又命中了雷狮的脑门。

 



“你把锤子放下好好说话。”于是雷狮拎着我后衣领把我从沙发上提溜下来。

 



“哦,雷爸爸你说什么都对。” 乖巧.jpg

 



在得知自己和开发游戏的有一层密不可分的关系后,我立刻觉得就算没办法通过正经途径获得龙翼,让那死龙还钱应该也是可行的。

 



这么想着我喜滋滋乐呵呵又跑到龙面前准备再次动之以情的谈判,是吧你看我都是开发者她闺女了,讨个债而已绝对不是什么难事。

 



“还屁。”巨龙十分嚣张地用龙爪子拍了拍地。

 



“王八蛋王八蛋丛林巨龙,欠下了欠下了三点五个亿,你不是你不是你不是人。”


 


“我本来就不是人。”理直气壮。

 



靠。

 

 



05

 

 

你见过龙吗?

 



张开时的双翼巨大得仿佛要遮盖整片天空,强壮布满鳞片的身躯看上去是如此的坚不可摧,随着动作摆动的长尾巴,以及一双如同紫宝石般的漂亮眼睛。

 



“跟我走。”他垂下头来微微收起双翼,张开嘴时露出了向内弯曲的尖锐牙齿。

 



“凭啥啊,我跟我情缘结婚你咋也要来插一脚。” 我插着腰十分不服道。

 



“……还你钱。” 面前的巨龙有些不耐烦地打了个响鼻拍了拍地面,像是作势要砸场子一样。

 



听他一说钱的事,我立即用我生平最快的手速操作角色爬上了龙背,“快,趁他们没反应过来赶紧走。” 

 



龙没理我,在下面角色的一片嘈杂中挥着他的双翼往丛林的方向飞去。

 



这是我第一次从这个角度俯视整张游戏地图,不管是小镇城区河流湖泊都可以尽收眼底。不得不说,除了中奖率真的很令人捉急以外,从各个方面来说整个游戏的制作都是十分良心的,建模也好还是这个奇奇怪怪的自主剧情……

 



“嘿死龙,”我俯身下去贴着他的头部,问了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很想问的一个问题,“你这个该不会算是抢婚吧……”

 



没有收到回答,耳机里传来的只有风的呼啸声。

 



 

 

 

 

“系统提示:您收到了一分钱。”

 



看着对话框里跳出来的提示,我站在龙穴里只想把面前的某非人生物暴揍一顿,不过这次我没有忘记前面39次血与泪的教训,选择了和颜悦色转过头去看着旁边悠哉悠哉家伙笑。

 



“能解释一下吗?”

 



人龙倒是理直气壮嚣张地走过来,垂下头来特别邪魅狂狷玛丽苏的凑近我的耳根笑道,“我又不是人类凭什么遵守你们的狗屁信用。”

 



“见到机会就要上,见到弱鸡就要踩,看到好看的就要抢过来。”

 



我侧过视角盯着他的眼睛,沉默了一会开口道,“你知道我刚刚找我情缘干什么去了吗。”

 



“?” 

 



“组团打龙穴副本。”

 





 

06

 

 

闹剧的转折点发生在某天和雷狮的线上聊天。

 



“雷爸爸。” 我郑重地敲下空格键。

“我好像把你上次安利我的游戏,”

“玩成了恋与大龙爪子,还被龙抢婚了。” 

“怎么办,在线等,急。” 

 



把几行字反反复复看了几遍确定发给雷狮后,我决定趁着等雷爸爸回复的空当去看看是哪个小机灵鬼做出的这么令人智熄的游戏,还成功晋升成我亲爱的妈妈。

 



制作团队的名单很长,各种各样奇葩化名要多少有多少,在一堆中二爆表傻缺极致的名字里,我完美捕捉到了总设计师的不要脸ID。

 



雷富美。

 



 ……我可去你妈的单纯善良心怀慈悲。

 



就像是拿到犯人罪证般,我拎着截图气势汹汹杀回了和雷狮的对话窗。

 



“能解释一下吗?” 

 



“……其实我上次就想告诉你了,这游戏是我做的。” 

 

想起我某天夕阳下的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然后我的马中赤兔实名一个平地摔崴脚我心疼的氪了重金把它治好。

 



“你的中奖率是我编的。” 

 

想起了我的背包在希望的田野上比全地图的绿化还绿。

 

“你的号是我特殊设置的。” 

 

想起了当年找情缘的时候人就像那破龙的教养少的可怜。

 



“顺带一提,那条‘npc’龙其实是我的号。” 

 

想起了39次血与泪的战斗史。

 



“怎么样有没有点小感动。” 

 



看着对话框里一句一句跳出的文字,我在长久的沉默后,把手再次放到了键盘上。

 



“哦,还钱。” 

 



“谈什么钱啊伤感情,我说过啊见到好看的就要抢。” 

 

“这就是你抢我钱的理由……?”

 

“好吧好吧我承认你这个弱鸡比人民币长得稍稍好看那么一点点。反正现在都是夫妻共有财产了,还屁。”

 



“行行行你是老大你说得都对。” 我靠着电脑椅陷入长久的人生思考和缜密的逻辑推理。

 



雷狮把我抢过来了,就是说他要养我咯。他养我的话,拿的是谁的钱?是搞游戏赚来的钱。那钱是从谁身上赚的?是我啊。

 



……啊,三点五个亿,全进了叫花龙的肚子里了,还把自己赔进去了。泪流满面,泪流满面。

 



虽然说谈钱伤感情,但不得不说,跟雷狮谈恋爱,伤钱。

 



珍爱生命,远离氪金。

玄不救非,氪不改命。

 



fin. 



在这里感谢南昭的相声技术支持(?)啊让我一个不会讲相声的沙雕写手来写沙雕相声文真的是要我老命

南昭昭我的命是你给的呜呜呜

这次点文完全跑题了啊...它本来 是一个正经的 抢婚刀子的 啊 刀子们有缘再见吧


以及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 辛苦你们听我哪怕有了技术支持也十分不好笑的相声了 爱你们


有生之年是真的没想过会写3k+的沙雕文...


最后再次感谢昭昭呜呜呜 写不出她相声的万分之一精髓

评论(9)
热度(172)
三七
垃圾堆积场
© 不是药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