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药材

[雷狮x你]龙骨伞01

西幻paro
龙雷x人你





00



你见过龙吗?

张开时的双翼巨大得仿佛要遮盖整片天空,强壮布满鳞片的身躯看上去是如此的坚不可摧,打盹咂嘴时露出的向内弯的尖锐牙齿,随着动作摆动的长尾巴,以及一双如同紫宝石般的漂亮眼睛。

在身为人类这弹指一挥间的数十年间,曾有幸见过这盘踞于国度一角的巨龙真容。不过显然的,并不能算得上什么美妙回忆。



01



是在一年蝉声彻底销声匿迹不知多久后,第一场秋雨淅淅沥沥从天而降的时候,我在国度西南边的某家小酒馆里落了脚。从北部一路奔波过来的感觉不是一般的不好受,而且身上几个钱币也只够丁零当啷响了。

酒馆里的人并不多,只有几个吟游诗人抱着琴坐在靠门的地方赏雨弹唱。于是从我所坐之处听去,只有来自四方的歌谣和门外摔落在地上的雨声。

等我一言不发把餐盘上的奶油肉桂派吃完,雨也停得差不多的时候,我从口袋里掏出钱币放在桌上准备起身继续赶路,结果眼里正正撞入一抹玫紫,手一抖,印着龙头的钱币就这么骨碌碌掉落在地一路滚到人家脚下后“啪”地扣下。

是个十五六岁的青年人,浑身都湿漉漉的,裹在他那件湿透紧紧贴在身上的黑色斗篷里,一双紫色的眼睛贼亮。

我沉默着走过去弯腰捡起钱币,重新放好在桌上后走出了酒馆,跨上马背继续前进。

风从领口灌进衣服里去,冷得我打了个寒噤。

我曾经在月光倾洒的夜晚靠着一只巨龙安然入睡,也曾经在仿佛能遮住整片天空的龙翼下躲避绵绵细雨。

那是精灵还会在林间吟唱的秋天,柠檬染上淡黄的时候,我从高塔的窗口伸出手义无反顾地搭上了那只探进心底的龙爪逃往远方。

从高高的围墙跳下去。


02



折断一只巨龙的双翼需要什么?

如果还能有人再来问我一遍这个问题的话,我想应该回答还是毫不犹豫地说出只要一把柴刀吧。

从双翼末端砍下,龙的双翼是坚硬的,所以只能一点一点的斩下,看着鲜红的龙血一点点从伤口处溢出来低落在地上。如果双手是颤抖的,并且刀没有来得及磨得很坚硬的话,这让人无法想象的酷刑会更加漫长。

你能看见化作人型的龙双眉毛是紧皱的,冷汗是从额头一点点浸出来的,拽住你衣角的右手是握紧暴起青筋的。

你手上沾染的鲜血是炽热的,和从眼眶里涌出的液体一样,但是在砍下后托住你脸庞的手却是冰凉的,和与你相吻的唇一样。那是仿佛要刻进骨子里的寒冷。

比被雨水浸湿全身要冷的多的多。

时隔多年,这双手是如何折断那双仿佛可以遮盖住整片天空的龙翼的,又是如何将自己心爱之人埋入黄土之下的,至今历历在目。

有些东西是忘不了的,像刻进脑子里一样,是仿佛就在昨天一般挥之不去。

就像我仍旧记得儿时拽着母亲的手,信誓坦坦地说。








“我要做一把龙骨伞。”





tbc.

氪就改命前身

不忍心弃掉还是放上来了

原本是用来写抢婚的..不过现在也没必要辽

评论(4)
热度(70)
三七
垃圾堆积场
© 不是药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