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

这里三十七。欢迎扩列。

<卡布基若 1.>

*ooc和黄少天都属于我。

*私设注意,重写注意。先写点看热度
.

我只是喜欢你,不需要不离不弃,不需要生死相依。

1.

失恋的那年,你刚好到休斯顿留学,而后在对外界环境的陌生感和情感受挫的阴影下患上了抑郁症。

和你一起租房的室友说,你每天哭的时间都特别准时,早上七点多哭一次,中午在十一点半至十二点间哭一次,晚上六点半左右哭一次,只要一听见你在房间哭,就知道到饭点了,倒是硬生生地把她那不知时间点的习惯给纠正过来。

而在室友第四十六次苦口婆心地建议你去看心理医生的长时间谈话里,你遇到了跑来还室友笔记顺便过来蹭吃蹭喝的黄少天。

室友头也不扭地一把扯过黄少天手里的本子,一边继续不厌其烦的说教着。黄少天倒也是不客气,一屁股坐在另一边空着的沙发上,随手拿起茶几上的空调遥控器,对着你头顶上正“呼啦呼啦”吹着风的空调摆弄着。

“你们这屋子真够热的啊,空调开得多少度?我看看哈——哎呦26℃,你们不嫌热的慌啊,休斯顿这天气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开这么高是嫌天气不够热是不是,哎你理理我啊,你说是不是是不是啊。”

“妈的你给我闭嘴。”被他烦得不行的室友一拍茶几,停下对你的说教,瞪了眼黄少天,“没看见我开导人吗,瞎叨叨什么啊?”

“哟就你还开导人,人没给你开导出抑郁症就算不错喽,不是我说你们……”

“给我闭嘴!”她再次一拍茶几,把那可怜兮兮的四角木桌子弄得摇摇晃晃。

黄少天张了张嘴,但一看室友瞪过来的眼神,瞬间闭了嘴,只是低下头自己嘀咕着,“闭嘴就闭嘴谁怕谁啊。”

你看了看这两人,接着突然向后一靠,瘫在沙发上,用着尽量轻松的语气说,“行啦,我知道我抑郁症有时候是挺烦人的,情绪控制不好时是会影响人休息什么的。”

“得了吧您嘞,你那是影响人休息?你那简直是闹钟,还是准时叫的那种。”

“……我那也没多严重的,毕竟哭完其实也挺好受的,只是……”

“只是心里一直像被压了块石头似得,也没多大问题。”室友抢过你的话,白了你一眼,“我的祖宗哟,你那就是有轻微的抑郁症哦。又是情绪失控,又是闷闷不乐,你说你是不是最近连与人沟通都不想沟通了?接下来就等着对人生无望而后嗑药自杀是不是?”

“……”

你闭上眼睛表示不想再说什么,倒是坐在一边的黄少天听后笑了起来,指着室友嘲笑道,“看我说什么,是吧是吧,听你开导人,得抑郁症是迟早的事,你真是祸害人家好好的姑娘,哈哈哈哈。哎呦!”

“去你的。”她突然站起来,走到黄少天跟前就给了他个爆栗,“你丫的才会是开导人把人开导出抑郁症。”

接着你就看见她站在黄少天跟前愣了一会儿,像是在思索着什么,然后她一把揪着黄少天的衣领把他整个人拽起来,扔到你面前。

对,是扔。

“少天啊,”她语重心长起来,“人家好好的姑娘的未来,就交给你了。”

于是黄少天就成了继室友之后第二个督促你按时吃药运动睡觉,以“为了能睡懒觉”为目标的让你恢复健康的革命人员。

室友的意思本来是凑合你俩在一块也就顺便把抑郁症给治了,但一想又发现心病这东西解铃还须系铃人,也就没再管,只是隔三差五的就又来一发长时间的心理谈话。

你感觉再这么被两个话唠纠缠下去,你这辈子都别想治好你的病了,于是在两人友爱的“鼓励”之下,你终于还是请来了心理医生。虽然你个人认为并没有这个需要。

<半糖>

*这是全部的内容,包含前五章以及新更的完结章

*ooc预警

*文笔渣注意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假装自己会发刀

*有意识流

*欢迎小红心/小蓝手/评论

————————————————————————
————————————————————————

*你再见到黄少天的时候,他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少年

㈠关于半糖

晚上的时候,窗外还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

你老家所在的城市是个奇怪的地方,气候变化十分单调,按照你那些朋友的话来说,这里只有夏冬两季——不是骄阳似火的热,就是阴沉沉的冷。

而很明显的,现在是处于后者——屋外的冷风透过纱窗吹了进来,夹带着雨丝,把原本干燥的阳台弄得一片潮湿,震天的雷响时不时地在天空响起,像是要把雨震得更大似得。

你拖拉着鞋,不情愿的走到阳台关上窗,看着餐桌上父母与各亲戚们的欢声笑语,默默走进厨房将老妈一早就给你热好的中药一饮而尽,又神情恍惚的在柜子里摸出了冰糖,随后放进嘴里抵消着药草的苦味。

转身出了厨房后,看到的仍是吵闹的一片。 莫名的,你想起了读书时朱自清的那句: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真是莫名的应景。于是你又是拖拉着鞋走进了自己的房间,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百般无奈地刷着网页。

而后在看到某条消息的时候手指微微一颤,末了又突然冲出房门,对着正在送亲戚们出门的老妈大叫了一声,听得所有人都是一愣:

“妈!少天他终于有女朋友了!”

黄少天是你的同学,也是你母亲同事的儿子。你们很早就认识,但奇怪的是,你们的关系并不怎么亲密。

不像是言情小说里说的那些多么腻腻歪歪的青梅竹马的故事,你和黄少天要不是小时候就认识的话,恐怕连这四个字都永远不会出现在你们身上。

相反的,你的发小倒更像是他的青梅。

明明是那么话唠的一个人,她却能和这家伙聊得来。两个人课间时的叽叽歪歪,在你看来有些像是两只麻雀在不停地叫。

但你也知道,你其实是喜欢这个话唠的。

也可能是因为你真的不是什么小说女主的缘故,你对黄少天的情感,他一直都没发现。但奇怪的,你并没有对黄少天和发小亲密的事产生什么反感,甚至还会和其他同学一起打趣着两人,然后一脸满足的看着突然脸红得像个苹果似的、连话都说不清的笨蛋话唠。

大概是因为你对幸福的要求很低吧,你总觉得这样就很好了。

你喜欢着这个话唠,但也有不喜欢他这样话唠的。

比如说你老妈总是喜欢跟你在饭桌上吐槽说少天这孩子哪都好,就是这么话唠以后肯定找不到女朋友。然后不服的你就和老妈打了赌,说是赌黄少天他肯定能找到女朋友,谁输了谁就请吃饭。玩性大发的母亲就这么应下了。

这样就又过了许久。

后来高中的时候黄少天迷上荣耀这款游戏,后来他去了蓝雨训练营,后来那天他走的时候发小哭了很久。

后来你就没再见过他本人,只是那剑圣的名号越叫越响,听得你有时都是一阵恍惚。

最后就是你刚刚刷手机的时候突然刷到了他的微博,上面有着他和一位漂亮姑娘的合影,还有他那仍旧大大咧咧的话语——

“我跟你们讲这是我媳妇哈你们都不许欺负她。”

而后就有了刚刚的那一幕。

嘴里的冰糖还没完全化完,你喊出的话还是含含糊糊的,在兴奋自己赢了老妈的下一刻,又突然尴尬了起来。

准确的说,是酸楚了起来。

冰糖还剩下一半,但你完全不觉嘴里的甜味。

*有时候你不得不承认,时间真是个奇怪的东西。

㈡关于时间

端午节结束后,你从老家回到工作的城市。而这时的荣耀职业联赛也正打得火热,你算了算时间和这月剩下的工资,决定周末去以前你和老妈所在的G市去看一场比赛。

其实你对荣耀并不是太感兴趣,最初接触这款游戏也只是因为那时的黄少天太过痴迷于荣耀,而后心生好奇罢了。

只是好巧不巧的,当天下午下班你打开手机订票的时候,发现G市并没有主场的赛事。

这个周末是蓝雨客场对战皇风的比赛。

你怔了怔,却还是默默把手机重新放回兜里,感慨着上天连一次见那笨蛋话唠的机会都不给你。果然是因为自己太过平庸的缘故吗?你想着。

这个周末的职业联赛你最后是在家里看的。你窝在沙发上,嘴里嚼着冰淇淋,看着赛后新闻发布会上被记者狂轰滥炸的黄少天,失神的笑着。

在微博上公布恋情的事还是引起了不少的轰动,面对记者提出的犀利的问题,这个喋喋不休的家伙竟是有些磕磕巴巴。

黄少天啊黄少天,你也有今天。

新闻发布会结束后,你关掉电视,又摸出手机来查询着下星期的赛事。因为前一场是客场的缘故,下星期蓝雨的比赛终于是在G市坐镇主场了。

可是你又开始犹豫起来。

这样贸然去找人的话……恐怕不好吧?

想了想,你还是提前买下票。

就当去看比赛了,人不一定要面对面的见嘛,而且随便来个什么高中同学聚会也不错啊。

一星期很快就过去了。

等你下了高铁的时候,来接你的是迎面扑上来的发小,以及站在旁边笑盈盈看着你们的她的男朋友。

“诶呀呀我想死你啦——!”发小一个熊抱抱住你,嘴里叨叨着,“来来来我跟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男朋友。”

你礼貌性的和那人握了握手,心里默默感慨着时间过得真是快啊。明明当初还是黏在一起的两人,现在一个有了女朋友,一个有了男朋友。

唏嘘了一番后,你被发小拖着到了一家还不错的宾馆住下,而后次日晚上背着她偷偷跑去看了比赛。

不知道为什么,但就是很不想被知道自己已经去见过黄少天了。

哪怕只是远远地望一眼。

捏着出场票的你坐在座位上,看着人满为患的蓝雨主场场馆,有些慌乱——这是连你自己都没想到的。

原本以为自己会像他们说的那样,飘飘然的来看一眼自己的过去,然后潇洒的离开。结果现在的自己却是在还未开始的时候就开始慌张了吗?

真是……

出人意料。

你下意识地从包里摸出了个亮晶晶的,方方正正的糖丢进嘴里,想要缓解这种慌乱。

而这样建立起来的平静在黄少天和在全息投影下打出的夜雨声烦出现在场上的时候彻底崩溃。

*两人的影子被拉得很长很长,看得你有些呆滞。

㈢关于影子

黄少天就那么站在夜雨声烦的旁边,对着满场的观众挥着手。并不在前排的你并不能看清他的脸,只能和着身旁的粉丝们一起大声的叫着:

“黄少!黄少!”

之前心里涌出的万千思绪早已不见,你只是像一个真正的粉丝一样为场上那个耀眼的人加油呐喊,为他担忧欢呼。

又或许你真的只是个粉丝。

在擂台赛上击杀掉最后一名对手的黄少天从台上走下来,这一次,你可以从现场的显示屏上清清楚楚地看到他的面容。你看到他咧开嘴来露出了小虎牙,自信地笑着,而后加快脚步回到了蓝雨的比赛席,消失在镜头里。

这场比赛最后以蓝雨8:2的比分结束,散场的时候蓝雨的粉丝席上欢腾一片,你随着人群摇摇晃晃地出了场。其实说实话,你从黄少天下来后就一直是迷迷糊糊的,后面的比赛也并没有好好在看。

“嗯……”你在出口后的一棵树旁边已经呆了有一会了,看着已经黑下来的天空,准备打车回宾馆,结果在这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你从包里摸出手机,接通了电话。

“喂……?”

“是我是我。”电话那头的是你发小。

“啊,怎么了?”

“没啥,就是我和老许他们几个约好了今天去弄个同学聚会,你来不来啊。”

老许是你们的高中同学,也是当时少天比较好的一个哥们儿。

“这么晚了啊?”你有些犹豫。

“没事啊,诶之前我联系了下黄少天那家伙他说他看见你了啊,你们一起过来好了。话说他今天不是还有比赛么怎么还会看到你啊……”

“呵、呵呵,我也不知道啊。”你干笑两声,去看了比赛这种事情怎么能让她知道?话说回来黄少天是怎么看到我的啊这时候不应该是在新闻发布会上吗?

倒是这两人现在都还在联系着啊,你心里有些酸楚。

同意并确认地址后,挂掉电话的你怔怔地发着呆,就在这时,一个偷偷摸摸地影子从已经没多少人的出口摸出来,在看到正出神的你后,又悄咪咪地溜到你面前。

“喂!你发什么呆发什么呆。”那人戴着大大的口罩和一顶黑色的鸭舌帽,一双眼睛滴溜溜地转着,一副和你很熟的口气。

你皱皱眉,想起刚刚发小说的话,便不确定地问了声:“黄少天?”

“是我是我是我,诶你别太大声,我从正门出来就已经很冒险了,你在这么大声要是暴露了可就完蛋了。”黄少天把帽檐压低了些,警惕地看着周围。

“……你知道我是谁?”像是脑袋缺了根弦似得,你脱口而出。

“我靠,你别装了和你做了两年的同桌还认不出你人来你当我眼瞎吗眼瞎吗?”

你确定这人是黄少天了,至少从话唠的属性上来看是的。当然,你也为之前自己那智障般的话干干笑了两声。

黄少天现在这样的身份不知道你是谁会来和你搭话?

特别是你现在还站在蓝雨主场的门口一动不动?

肯定不会有人相信你不是蓝雨的粉丝的。

“诶内谁和你说没说我们这回是在哪搞聚会啊,老许他们真的就是毛病大晚上搞什么聚会嘛。”还没等你说什么,他自己就叨叨上了。

你没接话,只是站在路边挥手打了辆车,回头看了眼黄少天。

“喂,你走不走。”

“当然要走啊,不过话说你今天为什么会在这里啊难不成是来看比赛的吗哟你原来对荣耀也感兴趣啊看今天这架势难不成是我们蓝雨的粉丝……”他继续自顾自地说这话,但却很贴心地上前拉开车门让你先进去。

“……不是。”看他那副滔滔不绝地模样,你别过头去不让他看见自己脸上那淡淡的红晕,而后逃一样的躲进车里。

“师傅。”你唤了声坐在驾驶室的中年男子,把发小说的地址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

车子缓缓地开始行驶,你用余光瞟了一眼仍旧捂得严严实实的黄少天,意外地发现他这一路上居然是一言未发。

是怕被发现吗?你笑了笑,把头扭过去不再看他,只是看着窗外说着。

“大晚上出来不回家,不怕被女朋友骂吗?”

“和她说过今天要来同学聚会了。”难得的没有废话,“倒是你呀,女孩子家家的这么晚了男朋友不会担心吗?虽然说有我在的话也不用担心。”

“……”你转过头来,盯着黄少天的眼睛,“我没有男朋友。”

“……哦……”

“别以为所有人都和你们几个脱单的一样。”你突然有些不悦,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想起他和发小都心有所属的事。

“诶诶诶你是不是生气了啊,不过为什么要生气啊为什么啊为什么啊?”

你没有再理会身后的人,只是在停下车来后率先下了车,大步走在前面。

黄少天把车钱递给司机师傅后赶紧追了上去。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莫名其妙诶……”他突然感慨了句。

你假装气鼓鼓地没有看他,只有你自己心里知道,现在的你是多么高兴以及……

落寞。

灯光把并行的两人的影子拉到面前,两个长长的影子就这样在你面前晃啊晃啊,一时间,你看得有些呆滞。

“黄少天,你要吃冰糖吗?”

*“猫的脚步比云还要轻,你走得比岁月还要急。”

㈣关于你

你最开始喜欢上吃冰糖,是因为黄少天。

记得那还是在上高中那会儿,你为了帮发小出气惹怒了学校里的一小太妹。第二天放学,也就是正好离校回家的那天,那小太妹就从社会上找来一群人把你扯到角落里打了一顿。

当拳头落在你身上的时候,你想着会不会有人来救你。就像那些拍烂了的电视剧里一样,从天而降的来到你身边,保护你安慰你。

当然事实证明这并不是电视剧。

你独自忍受着那些拳打脚踢和从那些人嘴里吐出来的污言秽语。

最后那天你瘸着脚一步步爬上教学楼的五楼,身上挂着彩狼狈的回了教室。你把脏兮兮的校服扔在座位上,不理会正在打扫卫生的同学审视的目光,迅速收好东西又一瘸一拐的从五楼爬下去。

那是你第一次这么憎恨学校的楼梯。

也是你第一次以这样不堪的面貌出现在黄少天的面前。

走到三楼的时候,你遇到了正打完球回来他,你尴尬的笑了笑,率先开口道:“好啊。”

他张了张口,像是想要说什么,然后又是什么都说不出来,最后只是使劲挠了挠头。

看着黄少天居然有不知道说什么的一天,你心情莫名的好了些许。

“看见没有,”你指了指自己,“我可是去收拾人的人了呢,下回你要是再欺负人,我可连你一起收拾。”

可是任谁也能看出来你这哪是去收拾人了,摆明了是被人给收拾了一遍。

“不是我说你就别嘴硬了好吧你这分明是被人打了一顿啊,是校园暴力啊好不好?就凭你那点力气还收拾人,谁信啊谁信啊?”可不,你刚说完他就叨叨上了。

这下到你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诶我说你怎么能这样呢现在你打算去哪,回家吗?你确定依你老妈的性子不会把你给杀了……”

“……那我能怎么办啦!怎么的也得先回家把伤口处理了再说嘛。”你突然打断他的话,说实话你现在有些恼了,于是便忍着剧痛一瘸一拐地跑下了楼梯,险些又栽了跟头才消失在了黄少天的视线里。

的确的,你回到家就遭到了老妈劈头盖脸的一顿骂,不过你妈的性子是烈了点,但实际上也是个十分温柔的人,骂归骂,骂完了又嘟囔着给你擦药,给你洗掉脏的衣服。

第二天的时候,黄少天就这样突然来到了你家。

你听到敲门声后,掰着腿去开了门。就见黄少天仍旧穿着一身校服,手里拿着个袋子,里面不知道装着的是什么。

“嗯?”你歪着头看他。

“啊那个昨天看你那样子我有点儿着急,看你好像生气了所以过来赔个礼什么的,啊也不是赔礼了就是,就是看望一下伤员……”

“伤员你妹啊黄少天。”你接过他手里的袋子,顿了顿,“内谁她没事吧?”你指的是你的发小。

“她还好,听说是昨天放学跑得快,要不然也是一通打。话说你们两个到底惹了谁了啊,两个人弄成这样我跟你们走得太近会不会也受波及啊?”

“拉倒吧你。”你插着腰看着面对着你黄少天,突然发觉面前的大男孩其实长得还是蛮好看的,于是你调侃他,“长得还不错的小白脸哪个女孩子舍得打哦。”

“你就会啊。”鲜少的,他这次只说了四个字。

那时你没想太多,只是瘪着嘴瞪了他一眼。

“……真是的好心来看望你你还不乐意,真是太过分了你还瞪我,算了我走了我走了。”

说罢他转身离开,你看着他有些气鼓鼓的背影,笑出声来。

现在你心情还是不错的,要是身上的伤口不疼的话。

你关上门,又是掰着脚回了房间,把黄少天给你的袋子摊开来,里面是些水果和一盒糖,还有一封信。

信里具体写了什么你已经记不清了,你只记得自己在看完那封信差点哭出了声来。

他说,他准备去蓝雨的训练营了。

他说,他可能有很长一段时间不会来看你了。

他说,昨天你的逞强让他有点难受。

他说,要是不开心的时候,你就吃颗糖好了。

你打开了那盒糖,那些半透明的方块就这么摆在里面。你嘀咕着谁送糖送冰糖啊,然后放了一颗进嘴里。

黄少天,我现在就很不开心。

*你追不上他的影子了。

㈤关于追逐

聚会上,你和老同学们打闹在一起,你高中的时候人缘还是不错的,至少能闲着没事就和他们扯两句。这东扯西扯的,时间就过得很快了,你和黄少天到的时候就已经是深夜,现在恐怕是要扯到凌晨的节奏。

在你正拉着老许八卦着的时候,黄少天拿起手机来看了看时间,接着就站起身来:“现在已经这么晚了我就先回去了,老许你们慢慢聊哈再不回去我媳妇就要叨叨我了,哦对了老许你们哥几个记得把几个妹子送回家哈。”

老许向他摆了摆手,一副“放心都交给我了”的模样。

你在一旁忍不住笑出声,一把揽过坐在你附近的发小,大咧咧道:“老许行不行我不知道,但这人可是男朋友的人啊,是吧是吧。”

发小瞪了你一眼,一边嘟嘴抱怨着,一边和着老许把黄少天推出门外。

你坐在原来的位子上,看着黄少天他们在门口闲扯了一会后便匆匆离开。你沉默了一会,接着便举起面前的酒杯,一口闷了下去。

接着便过了许久许久。

蓝雨这赛季的战绩不错,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季后赛进前四应该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黄少天恋情公布的消息虽然还是带来了些影响,但总的来说无伤大雅。

但是你今年的业绩就又是一回事了。你所在的公司老板出了状况,公司的业绩一路下滑,不过好在你只是刚刚从大学毕业的实习生,换家公司继续工作应该不算困难。

家里那边自从和你老妈说了黄少天脱单一事后就在不断得被催婚,类似于“再找不到男朋友就可能是大龄剩女”的话就一直没停过。

简而言之,你过得不是很好。但是至少没死嘛,你总是这样想着。

发小和她的男朋友看起发展得很好,你看着面前的大红色的请帖,将东西再次收拾好登上飞机。

是的,你发小她结婚了,酒席地点在G市,你被拉着去当伴娘。

登下飞机的时候的情况跟上次一样,她帮你安排好一切,你负责躺着就好。

婚礼那天,看着面前忙忙碌碌的人,你神使鬼差的开口问道:“黄少天他来吗?”

你看着发小的身形怔了怔,转过头来,“不来啊,他有训练。”接着又顿了下,“怎么想起问这个?”

这时你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说了什么,于是打着哈哈:“没什么啊,就是想着你们以前关系挺好的来着。”

“噗,”你看着她笑了起来,“那是因为他是你的朋友啊,不和你的朋友搞好关系,我怎么办啊。”

你没有再说话,只是陪着她穿好婚纱,化好妆,一起走出去。

那天在台上,在发小身旁时,你居高临下的扫了一眼全场,发现黄少天是真的没有来。下面坐着各路的贵宾,有以前的同学,有她单位上的朋友,有亲戚,就是没有黄少天。

后来你从别人口中听到,是发小根本就没有给他发请帖。

闹伴娘的事情那天也有发生,不过好在没有什么大问题,你也平平安安的和这对新婚夫妇告了别,回到了自己工作的城市。

回到家的那天,你照常打开手机刷微博,看到了发小的秀恩爱,也看到了黄少天的消息。

他那条微博的语气完全不像平常的语气,文字间让你看得出有一种莫名的愠怒和难过。

大概是和女朋友闹脾气了吧,你想着,而后关掉手机睡觉去了。

现在发小怎么样,他怎么样,已经和你没有太大关联,处于恋情中的他们都是你触及不到的东西了。

那你是不是也该心有所属了呢。

*背道而驰。

㈥关于再见

黄少天和他的女朋友还是发生了些矛盾,这一切都是你和众多粉丝看在眼里的。不过好在的是,矛盾归矛盾,两人也没有闹出什么事情来。

重新找到一家公司,安定下来工作的你也开始发展起自己的恋情。发小那俩的小夫妻生活过得恩恩爱爱,老许这些同学也都相安无事。就这样晃过了几年。

那天下班后,天空正飘着飞雪,你走到楼下后发现恋人的车子正停在楼下,于是便领着包走上前去,就看到他站在车前,双手背在身后,笑意盈盈地看着你。

还没等你开口,他便上前一步,单膝跪地,将背在身后紧握在手里的盒子拿出来,里面是一枚钻戒。

“请嫁给我吧!”

恍惚间回到以前在中学被表白的时候,你也是这样或惊喜或为难的处境,没有人解围,只有围观和起哄。你想象中的英雄救美的事情,一次都没有发生过。

于是你答应了,于是你也是要结婚的人了。于是在发婚礼的请帖的时候,你纠结着要不要给黄少天一份。

然后你给了他一份,以同学的名义。

当天,发小和她的先生也来帮了忙,母亲和亲戚们忙里忙外,热闹极了。

你在发小的帮助下穿上婚纱,走上婚礼的殿堂。

那天在台上,你居高临下的扫了一眼全场,发现黄少天和他的女朋友就这么站在台下,笑意盈盈。下面坐着各路的贵宾,有以前的同学,有你单位上的朋友,有亲戚,也有黄少天。

你突然想起你曾经问过黄少天,问他觉得自己会喜欢他吗。

他说:“当然不会。”

就这样结束了。你多年的暗恋就这样结束了。

有过不甘,有过嫉妒,有过悲痛,但这些都不重要了。

你的先生是个可靠认真的人,是值得将自己的余生所交付的人,这是现在最重要的。

你含着嘴里化了一半的冰糖,笑了。

黄少天,吃冰糖真的能让人释然。

fin.

————————————————————————
————————————————————————
“黄少天,你觉得我会喜欢你吗?”

“当然不会啊。”

“为什么啊?”

“你不是这样的人啊。”






<半糖 5.>

*ooc预警

*文笔渣注意

*不知道自己在干嘛

*欢迎小红心/小蓝手/评论

*完结倒数

你追不上他的影子了。

————————————————————————
————————————————————————

聚会上,你和老同学们打闹在一起,你高中的时候人缘还是不错的,至少能闲着没事就和他们扯两句。这东扯西扯的,时间就过得很快了,你和黄少天到的时候就已经是深夜,现在恐怕是要扯到凌晨的节奏。

在你正拉着老许八卦着的时候,黄少天拿起手机来看了看时间,接着就站起身来:“现在已经这么晚了我就先回去了,老许你们慢慢聊哈再不回去我媳妇就要叨叨我了,哦对了老许你们哥几个记得把几个妹子送回家哈。”

老许向他摆了摆手,一副“放心都交给我了”的模样。

你在一旁忍不住笑出声,一把揽过坐在你附近的发小,大咧咧道:“老许行不行我不知道,但这人可是男朋友的人啊,是吧是吧。”

发小瞪了你一眼,一边嘟嘴抱怨着,一边和着老许把黄少天推出门外。

你坐在原来的位子上,看着黄少天他们在门口闲扯了一会后便匆匆离开。你沉默了一会,接着便举起面前的酒杯,一口闷了下去。

接着便过了许久许久。

蓝雨这赛季的战绩不错,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季后赛进前四应该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黄少天恋情公布的消息虽然还是带来了些影响,但总的来说无伤大雅。

但是你今年的业绩就又是一回事了。你所在的公司老板出了状况,公司的业绩一路下滑,不过好在你只是刚刚从大学毕业的实习生,换家公司继续工作应该不算困难。

家里那边自从和你老妈说了黄少天脱单一事后就在不断得被催婚,类似于“再找不到男朋友就可能是大龄剩女”的话就一直没停过。

简而言之,你过得不是很好。但是至少没死嘛,你总是这样想着。

发小和她的男朋友看起发展得很好,你看着面前的大红色的请帖,将东西再次收拾好登上飞机。

是的,你发小她结婚了,酒席地点在G市,你被拉着去当伴娘。

登下飞机的时候的情况跟上次一样,她帮你安排好一切,你负责躺着就好。

婚礼那天,看着面前忙忙碌碌的人,你神使鬼差的开口问道:“黄少天他来吗?”

你看着发小的身形怔了怔,转过头来,“不来啊,他有训练。”接着又顿了下,“怎么想起问这个?”

这时你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说了什么,于是打着哈哈:“没什么啊,就是想着你们以前关系挺好的来着。”

“噗,”你看着她笑了起来,“那是因为他是你的朋友啊,不和你的朋友搞好关系,我怎么办啊。”

你没有再说话,只是陪着她穿好婚纱,化好妆,一起走出去。

那天在台上,在发小身旁时,你居高临下的扫了一眼全场,发现黄少天是真的没有来。下面坐着各路的贵宾,有以前的同学,有她单位上的朋友,有亲戚,就是没有黄少天。

后来你从别人口中听到,是发小根本就没有给他发请帖。

闹伴娘的事情那天也有发生,不过好在没有什么大问题,你也平平安安的和这对新婚夫妇告了别,回到了自己工作的城市。

回到家的那天,你照常打开手机刷微博,看到了发小的秀恩爱,也看到了黄少天的消息。

他那条微博的语气完全不像平常的语气,文字间让你看得出有一种莫名的愠怒和难过。

大概是和女朋友闹脾气了吧,你想着,而后关掉手机睡觉去了。

现在发小怎么样,他怎么样,已经和你没有太大关联,处于恋情中的他们都是你触及不到的东西了。

那你是不是也该心有所属了呢。

tbc_
————————————————————————
————————————————————————



<半糖 4.>

*ooc预警

*文笔渣注意

*不知道自己在干嘛

*欢迎小红心/小蓝手/评论

*刚刚落了啥于是重发

“猫的脚步比云还要轻,你走的比岁月还要急。”

————————————————————————
————————————————————————

你最开始喜欢上吃冰糖,是因为黄少天。

记得那还是在上高中那会儿,你为了帮发小出气惹怒了学校里的一小太妹。第二天放学,也就是正好离校回家的那天,那小太妹就从社会上找来一群人把你扯到角落里打了一顿。

当拳头落在你身上的时候,你想着会不会有人来救你。就像那些拍烂了的电视剧里一样,从天而降的来到你身边,保护你安慰你。

当然事实证明这并不是电视剧。

你独自忍受着那些拳打脚踢和从那些人嘴里吐出来的污言秽语。

最后那天你瘸着脚一步步爬上教学楼的五楼,身上挂着彩狼狈的回了教室。你把脏兮兮的校服扔在座位上,不理会正在打扫卫生的同学审视的目光,迅速收好东西又一瘸一拐的从五楼爬下去。

那是你第一次这么憎恨学校的楼梯。

也是你第一次以这样不堪的面貌出现在黄少天的面前。

走到三楼的时候,你遇到了正打完球回来他,你尴尬的笑了笑,率先开口道:“好啊。”

他张了张口,像是想要说什么,然后又是什么都说不出来,最后只是使劲挠了挠头。

看着黄少天居然有不知道说什么的一天,你心情莫名的好了些许。

“看见没有,”你指了指自己,“我可是去收拾人的人了呢,下回你要是再欺负人,我可连你一起收拾。”

可是任谁也能看出来你这哪是去收拾人了,摆明了是被人给收拾了一遍。

“不是我说你就别嘴硬了好吧你这分明是被人打了一顿啊,是校园暴力啊好不好?就凭你那点力气还收拾人,谁信啊谁信啊?”可不,你刚说完他就叨叨上了。

这下到你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诶我说你怎么能这样呢现在你打算去哪,回家吗?你确定依你老妈的性子不会把你给杀了……”

“……那我能怎么办啦!怎么的也得先回家把伤口处理了再说嘛。”你突然打断他的话,说实话你现在有些恼了,于是便忍着剧痛一瘸一拐地跑下了楼梯,险些又栽了跟头才消失在了黄少天的视线里。

的确的,你回到家就遭到了老妈劈头盖脸的一顿骂,不过你妈的性子是烈了点,但实际上也是个十分温柔的人,骂归骂,骂完了又嘟囔着给你擦药,给你洗掉脏的衣服。

第二天的时候,黄少天就这样突然来到了你家。

你听到敲门声后,掰着腿去开了门。就见黄少天仍旧穿着一身校服,手里拿着个袋子,里面不知道装着的是什么。

“嗯?”你歪着头看他。

“啊那个昨天看你那样子我有点儿着急,看你好像生气了所以过来赔个礼什么的,啊也不是赔礼了就是,就是看望一下伤员……”

“伤员你妹啊黄少天。”你接过他手里的袋子,顿了顿,“内谁她没事吧?”你指的是你的发小。

“她还好,听说是昨天放学跑得快,要不然也是一通打。话说你们两个到底惹了谁了啊,两个人弄成这样我跟你们走得太近会不会也受波及啊?”

“拉倒吧你。”你插着腰看着面对着你黄少天,突然发觉面前的大男孩其实长得还是蛮好看的,于是你调侃他,“长得还不错的小白脸哪个女孩子舍得打哦。”

“你就会啊。”鲜少的,他这次只说了四个字。

那时你没想太多,只是瘪着嘴瞪了他一眼。

“……真是的好心来看望你你还不乐意,真是太过分了你还瞪我,算了我走了我走了。”

说罢他转身离开,你看着他有些气鼓鼓的背影,笑出声来。

现在你心情还是不错的,要是身上的伤口不疼的话。

你关上门,又是掰着脚回了房间,把黄少天给你的袋子摊开来,里面是些水果和一盒糖,还有一封信。

信里具体写了什么你已经记不清了,你只记得自己在看完那封信差点哭出了声来。

他说,他准备去蓝雨的训练营了。

他说,他可能有很长一段时间不会来看你了。

他说,昨天你的逞强让他有点难受。

他说,要是不开心的时候,你就吃颗糖好了。

你打开了那盒糖,那些半透明的方块就这么摆在里面。你嘀咕着谁送糖送冰糖啊,然后放了一颗进嘴里。

黄少天,我现在就很不开心。

tbc.

————————————————————————
————————————————————————

<半糖 3.>

*ooc预警

*文笔渣注意

*不知道自己在干嘛

*欢迎小红心/小蓝手/评论

*因为改动挺多所以干脆重新发

两人的影子被拉得很长很长,看得你有些呆滞。

——————————————————————————
——————————————————————————

黄少天就那么站在夜雨声烦的旁边,对着满场的观众挥着手。并不在前排的你并不能看清他的脸,只能和着身旁的粉丝们一起大声的叫着:

“黄少!黄少!”

之前心里涌出的万千思绪早已不见,你只是像一个真正的粉丝一样为场上那个耀眼的人加油呐喊,为他担忧欢呼。

又或许你真的只是个粉丝。

在擂台赛上击杀掉最后一名对手的黄少天从台上走下来,这一次,你可以从现场的显示屏上清清楚楚地看到他的面容。你看到他咧开嘴来露出了小虎牙,自信地笑着,而后加快脚步回到了蓝雨的比赛席,消失在镜头里。

这场比赛最后以蓝雨8:2的比分结束,散场的时候蓝雨的粉丝席上欢腾一片,你随着人群摇摇晃晃地出了场。其实说实话,你从黄少天下来后就一直是迷迷糊糊的,后面的比赛也并没有好好在看。

“嗯……”你在出口后的一棵树旁边已经呆了有一会了,看着已经黑下来的天空,准备打车回宾馆,结果在这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你从包里摸出手机,接通了电话。

“喂……?”

“是我是我。”电话那头的是你发小。

“啊,怎么了?”

“没啥,就是我和老许他们几个约好了今天去弄个同学聚会,你来不来啊。”

老许是你们的高中同学,也是当时少天比较好的一个哥们儿。

“这么晚了啊?”你有些犹豫。

“没事啊,诶之前我联系了下黄少天那家伙他说他看见你了啊,你们一起过来好了。话说他今天不是还有比赛么怎么还会看到你啊……”

“呵、呵呵,我也不知道啊。”你干笑两声,去看了比赛这种事情怎么能让她知道?话说回来黄少天是怎么看到我的啊这时候不应该是在新闻发布会上吗?

倒是这两人现在都还在联系着啊,你心里有些酸楚。

同意并确认地址后,挂掉电话的你怔怔地发着呆,就在这时,一个偷偷摸摸地影子从已经没多少人的出口摸出来,在看到正出神的你后,又悄咪咪地溜到你面前。

“喂!你发什么呆发什么呆。”那人戴着大大的口罩和一顶黑色的鸭舌帽,一双眼睛滴溜溜地转着,一副和你很熟的口气。

你皱皱眉,想起刚刚发小说的话,便不确定地问了声:“黄少天?”

“是我是我是我,诶你别太大声,我从正门出来就已经很冒险了,你在这么大声要是暴露了可就完蛋了。”黄少天把帽檐压低了些,警惕地看着周围。

“……你知道我是谁?”像是脑袋缺了根弦似得,你脱口而出。

“我靠,你别装了和你做了两年的同桌还认不出你人来你当我眼瞎吗眼瞎吗?”

你确定这人是黄少天了,至少从话唠的属性上来看是的。当然,你也为之前自己那智障般的话干干笑了两声。

黄少天现在这样的身份不知道你是谁会来和你搭话?

特别是你现在还站在蓝雨主场的门口一动不动?

肯定不会有人相信你不是蓝雨的粉丝的。

“诶内谁和你说没说我们这回是在哪搞聚会啊,老许他们真的就是毛病大晚上搞什么聚会嘛。”还没等你说什么,他自己就叨叨上了。

你没接话,只是站在路边挥手打了辆车,回头看了眼黄少天。

“喂,你走不走。”

“当然要走啊,不过话说你今天为什么会在这里啊难不成是来看比赛的吗哟你原来对荣耀也感兴趣啊看今天这架势难不成是我们蓝雨的粉丝……”他继续自顾自地说这话,但却很贴心地上前拉开车门让你先进去。

“……不是。”看他那副滔滔不绝地模样,你别过头去不让他看见自己脸上那淡淡的红晕,而后逃一样的躲进车里。

“师傅。”你唤了声坐在驾驶室的中年男子,把发小说的地址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

车子缓缓地开始行驶,你用余光瞟了一眼仍旧捂得严严实实的黄少天,意外地发现他这一路上居然是一言未发。

是怕被发现吗?你笑了笑,把头扭过去不再看他,只是看着窗外说着。

“大晚上出来不回家,不怕被女朋友骂吗?”

“和她说过今天要来同学聚会了。”难得的没有废话,“倒是你呀,女孩子家家的这么晚了男朋友不会担心吗?虽然说有我在的话也不用担心。”

“……”你转过头来,盯着黄少天的眼睛,“我没有男朋友。”

“……哦……”

“别以为所有人都和你们几个脱单的一样。”你突然有些不悦,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想起他和发小都心有所属的事。

“诶诶诶你是不是生气了啊,不过为什么要生气啊为什么啊为什么啊?”

你没有再理会身后的人,只是在停下车来后率先下了车,大步走在前面。

黄少天把车钱递给司机师傅后赶紧追了上去。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莫名其妙诶……”他突然感慨了句。

你假装气鼓鼓地没有看他,只有你自己心里知道,现在的你是多么高兴以及……

落寞。

灯光把并行的两人的影子拉到面前,两个长长的影子就这样在你面前晃啊晃啊,一时间,你看得有些呆滞。

“黄少天,你要吃冰糖吗?”

tbc

——————————————————————————
——————————————————————————





<半糖 2.>

*ooc预警

*文笔渣注意

*不知道自己在干嘛

*欢迎小红心/小蓝手/评论

有时候你不得不承认,时间真是个奇怪的东西。

——————————————————————————————
——————————————————————————————

端午节结束后,你从老家回到工作的城市。而这时的荣耀职业联赛也正打得火热,你算了算时间和这月剩下的工资,决定周末去以前你和老妈所在的G市去看一场比赛。

其实你对荣耀并不是太感兴趣,最初接触这款游戏也只是因为那时的黄少天太过痴迷于荣耀,而后心生好奇罢了。

只是好巧不巧的,当天下午下班你打开手机订票的时候,发现G市并没有主场的赛事。

这个周末是蓝雨客场对战皇风的比赛。

你怔了怔,却还是默默把手机重新放回兜里,感慨着上天连一次见那笨蛋话唠的机会都不给你。果然是因为自己太过平庸的缘故吗?你想着。

这个周末的职业联赛你最后是在家里看的。你窝在沙发上,嘴里嚼着冰淇淋,看着赛后新闻发布会上被记者狂轰滥炸的黄少天,失神的笑着。

在微博上公布恋情的事还是引起了不少的轰动,面对记者提出的犀利的问题,这个喋喋不休的家伙竟是有些磕磕巴巴。

黄少天啊黄少天,你也有今天。

新闻发布会结束后,你关掉电视,又摸出手机来查询着下星期的赛事。因为前一场是客场的缘故,下星期蓝雨的比赛终于是在G市坐镇主场了。

可是你又开始犹豫起来。

这样贸然去找人的话……恐怕不好吧?

想了想,你还是提前买下票。

就当去看比赛了,人不一定要面对面的见嘛,而且随便来个什么高中同学聚会也不错啊。

一星期很快就过去了。

等你下了高铁的时候,来接你的是迎面扑上来的发小,以及站在旁边笑盈盈看着你们的她的男朋友。

“诶呀呀我想死你啦——!”发小一个熊抱抱住你,嘴里叨叨着,“来来来我跟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男朋友。”

你礼貌性的和那人握了握手,心里默默感慨着时间过得真是快啊。明明当初还是黏在一起的两人,现在一个有了女朋友,一个有了男朋友。

唏嘘了一番后,你被发小拖着到了一家还不错的宾馆住下,而后次日晚上背着她偷偷跑去看了比赛。

不知道为什么,但就是很不想被知道自己已经去见过黄少天了。

哪怕只是远远地望一眼。

捏着出场票的你坐在座位上,看着人满为患的蓝雨主场场馆,有些慌乱——这是连你自己都没想到的。

原本以为自己会像他们说的那样,飘飘然的来看一眼自己的过去,然后潇洒的离开。结果现在的自己却是在还未开始的时候就开始慌张了吗?

真是……

出人意料。

你下意识地从包里摸出了个亮晶晶的,方方正正的糖丢进嘴里,想要缓解这种慌乱。

而这样建立起来的平静在黄少天和在全息投影下打出的夜雨声烦出现在场上的时候彻底崩溃。

tbc_

——————————————————————————————
——————————————————————————————

<半糖 1.>

*ooc预警

*文笔渣注意

*不知道自己在干嘛

*欢迎小红心/小蓝手/评论

你再见到黄少天的时候,他已经不再是当初的那个少年。

———————————————————————————————— ————————————————————————————————

晚上的时候,窗外还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

你老家所在的城市是个奇怪的地方,气候变化十分单调,按照你那些朋友的话来说,这里只有夏冬两季——不是骄阳似火的热,就是阴沉沉的冷。

而很明显的,现在是处于后者——屋外的冷风透过纱窗吹了进来,夹带着雨丝,把原本干燥的阳台弄得一片潮湿,震天的雷响时不时地在天空响起,像是要把雨震得更大似得。

你拖拉着鞋,不情愿的走到阳台关上窗,看着餐桌上父母与各亲戚们的欢声笑语,默默走进厨房将老妈一早就给你热好的中药一饮而尽,又神情恍惚的在柜子里摸出了冰糖,随后放进嘴里抵消着药草的苦味。

转身出了厨房后,看到的仍是吵闹的一片。 莫名的,你想起了读书时朱自清的那句: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真是莫名的应景。于是你又是拖拉着鞋走进了自己的房间,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百般无奈地刷着网页。

而后在看到某条消息的时候手指微微一颤,末了又突然冲出房门,对着正在送亲戚们出门的老妈大叫了一声,听得所有人都是一愣:

“妈!少天他终于有女朋友了!”

黄少天是你的同学,也是你母亲同事的儿子。你们很早就认识,但奇怪的是,你们的关系并不怎么亲密。

不像是言情小说里说的那些多么腻腻歪歪的青梅竹马的故事,你和黄少天要不是小时候就认识的话,恐怕连这四个字都永远不会出现在你们身上。

相反的,你的发小倒更像是他的青梅。

明明是那么话唠的一个人,她却能和这家伙聊得来。两个人课间时的叽叽歪歪,在你看来有些像是两只麻雀在不停地叫。

但你也知道,你其实是喜欢这个话唠的。

也可能是因为你真的不是什么小说女主的缘故,你对黄少天的情感,他一直都没发现。但奇怪的,你并没有对黄少天和发小亲密的事产生什么反感,甚至还会和其他同学一起打趣着两人,然后一脸满足的看着突然脸红得像个苹果似的、连话都说不清的笨蛋话唠。

大概是因为你对幸福的要求很低吧,你总觉得这样就很好了。

你喜欢着这个话唠,但也有不喜欢他这样话唠的。

比如说你老妈总是喜欢跟你在饭桌上吐槽说少天这孩子哪都好,就是这么话唠以后肯定找不到女朋友。然后不服的你就和老妈打了赌,说是赌黄少天他肯定能找到女朋友,谁输了谁就请吃饭。玩性大发的母亲就这么应下了。

这样就又过了许久。

后来高中的时候黄少天迷上荣耀这款游戏,后来他去了蓝雨训练营,后来那天他走的时候发小哭了很久。

后来你就没再见过他本人,只是那剑圣的名号越叫越响,听得你有时都是一阵恍惚。

最后就是你刚刚刷手机的时候突然刷到了他的微博,上面有着他和一位漂亮姑娘的合影,还有他那仍旧大大咧咧的话语——

“我跟你们讲这是我媳妇哈你们都不许欺负她。”

而后就有了刚刚的那一幕。

嘴里的冰糖还没完全化完,你喊出的话还是含含糊糊的,在兴奋自己赢了老妈的下一刻,又突然尴尬了起来。

准确的说,是酸楚了起来。

冰糖还剩下一半,但你完全不觉嘴里的甜味。

tbc_

——————————————————————————————————
——————————————————————————————————